時拾史事 / 待分類 / 身高八尺力大無窮的猛將哥蓋延 | 雲台宿將

分享

   

【熱購集運】身高八尺力大無窮的猛將哥蓋延 | 雲台宿將

2021-04-10  時拾史事

這哥兒們是個來自邊塞的猛人,身高八尺,力大無窮,典型的肌肉男一枚,與劉秀手下那些出身太學、允文允武的文化人頗為不同。他早先一直在漁陽郡打工,當過營尉,幹過護軍,是個盡職盡責的好員工。不過一直沒有嶄露頭角的機會,直到劉三哥闖入了他的生活,他才陡然一變,成了響噹噹的軍中上將——虎牙將軍,看着就很猛。事實也證明,那些被他咬上的敵人,不死也要掉塊肉。他打得最起勁的就是那個想和劉秀爭正統的劉永,這傢伙被打得想哭都沒地方。不過,猛將哥的智商不怎麼在線,在與生性奸詐的董憲的較量中就落了下乘。之後,他又參與了平定隴西隗氏的戰爭,經年血戰,頗著勳勞。他就是虎牙大將軍、安平侯蓋延。


劉秀的二十八將都不是蓋的,也就是説不是虛假的,偏偏有一個身高力大的哥兒們是蓋的,因為他就姓蓋。蓋姓是個人數不多的小姓,卻屬於多音、多源的古姓,至少有三個音都是姓,gě、guō、gài,複雜不復雜,奇怪不奇怪?不過在這三個音中,讀作gě音應是源頭,據説春秋時的齊國公族大夫王歡受封於蓋(gě)邑(在今山東沂水西北),其後世子孫便以邑為姓,稱姜姓蓋(gě)氏。後人因受方音影響,將gě讀作guō,即這兩支蓋姓同源。至於姓gài,則是由少數民族蓋樓氏改姓而來。如此看來,本文主角應該是原汁原味的蓋(gě)姓傳人。也就是説,如果從讀音上論,這哥兒們也不是蓋(gài)的,至少不是蓋樓的,人家正經是蓋(gě)的。
終於繞出來了!這哥兒們在二十八宿中是虛日鼠,虛宿象徵新的一天開始,往往給人以美好的希望,故此很吉利。想想這哥兒們雖然勇多於智,照樣建立殊勳,位列上將,爵封通侯,也算是挺吉利的。再者,虛宿有肅殺之意,這哥兒們拉得硬弓,使得巨斧,打起仗來如殺神附體,肅殺之意還不夠濃烈嗎?
這哥兒們就是東漢虎牙大將軍、安平侯蓋延。

身高力大虎牙將

蓋延字巨卿,字號比大名還霸氣,沒有以字行世,蓋大個子不免有點冤。蓋延,生年不詳,漁陽要陽(今北京平谷)人,妥妥兒的是北京原住民。蓋延也不知吃了什麼增高藥,生得身高八尺,力大如牛。而且,還挽得三百斤的硬弓,典型的猛將坯子,平時總愛舞把大斧頭,瞅哪兒不順眼就砍哪兒,在好戰的燕地頗負勇名,很快被郡裏招入公務員隊伍。由於受了體制的約束,蓋延很快變成了一個盡職盡責的小吏。
蓋延起先當過州里的從事,也不知是文學從事,還是武猛從事?後來彭寵就任漁陽太守,看着那麼大一個壯漢,整天抱着一堆公文在帳下伺候,跟個繡花的小媳婦似的,生怕埋沒了他的殺材,索性讓他文轉軍,先當了一段時間的營尉,後又晉升為護軍。蓋延憑着自己的認真與勇武,很快在漁陽軍中小有名氣,和馬販子吳漢混得爛熟。
公元23年,聽説好友吳漢押寶劉秀,蓋延相信吳漢的眼光一準錯不了,對劉秀也是傾慕不已。在吳漢説服彭寵倒向劉秀後,蓋延也跟着吳漢一路南下投靠明主。途中,蓋延揮動大斧一路砍砍砍殺殺殺,讓那些投靠邯鄲王郎的傢伙丟了一地腦袋。
蓋延等人在廣阿(今河北隆堯)追上心中的明主劉秀。對蓋延這個比巨無霸個頭小不了多少的壯漢,劉秀一看就喜歡,立刻拜其為偏將軍,晉為建功侯。蓋延心道,劉三哥果然厚道,一見面就讓自己實現了多少代人夢寐以求的馬上封侯之願,這樣大方的主子值得擁有!從此,蓋延與劉秀君臣際遇,不離不棄。
公元25年六月,在跟着劉秀蕩平河北諸路農民軍以後,蓋延與河北眾將一起擁戴劉三哥坐上了皇帝的寶座。劉秀論功行賞,封蓋延為虎牙將軍。這個將軍名號聽着就拉風,再配上那把飲血無數的宣花大斧,此時的蓋延霸氣側露,誰敢不服就咬誰!

連戰連捷爭正統

第二年,已改封安平侯的蓋延,受劉秀所派,扛着心愛的殺人利斧,南下進擊敖倉(在今河南滎陽)。這裏曾是楚漢戰爭相持的焦點所在,今天又成為劉秀、劉永爭奪正統的起點。
蓋延果然不負所望,大斧一揮,漢軍長驅而入,很快將敖倉收入囊中,漂亮地打出了一記開門紅。意猶未盡的蓋延又引軍殺向酸棗(今河南延津)與封丘,結果三戰三捷,將這三處要地都插上了劉秀的大旗。
稍事休整後,蓋延又督率馬武、劉隆、馬成和王霸等將,繼續前進,迅速將一場邊境糾紛升格為全面戰爭。從前百事亨通的東方之主劉永這回不靈了,他的軍隊連戰連敗,又丟了襄邑(今河南睢縣)和麻鄉(今安徽碭山),最終劉大皇帝被圍在了他祖上樑王劉武始封的睢陽(在今河南商丘南)。同是姓劉,這做人的差距腫麼就這麼大呢?
睢陽是座堅城,當年的劉武就曾憑着此城死抗七國數十萬亂兵,後世的張巡也曾憑着此城為大唐守住江南財賦之地。今天,蓋延的大斧子也輕易砍不開睢陽。不過,蓋延打不動睢陽,可以困死睢陽啊,畢竟攻城總比守城辦法多。
數月之後,睢陽城外的莊稼一片金黃。蓋延立即指揮手下士兵軍轉農,化劍為鐮,愉快地完成了搶收任務。城中士卒本來還指望趕走蓋延收穫莊稼,然後美美地飽餐一頓,這下所有的希望都泡湯了,本就癟癟的肚子餓得那叫一個響。俗話説“皇帝不差餓兵”,此情此景之下,還能指望手下人對劉永的敬仰如滔滔江水嗎?
蓋延頓兵堅城之下,時刻等待的就是這個大好時機。看到城中軍無鬥志,他當夜晚間就帶隊攀着繩梯攻入城中。還在皇宮中為明天的窩頭在哪裏煩惱的劉永瞬間懼了,帶頭率兵從東門逃出。蓋延在後猛追,將劉永的餓兵殺得七零八落、潰不成軍。劉永丟下大隊,使出吃奶的勁,好不容易逃到曹操的故鄉譙城(今安徽亳州)。
蓋延是那種得理不饒人的主兒,聽説劉三哥的頭號通緝犯劉永(劉永比白丁出身的劉秀離皇家正統更近,而且虎踞東方,早晚都是劉秀的心腹大患)逃到譙城,立刻揮軍疾進。一路上再次劈開一座座堅城。在薛縣(在今山東藤州南),蓋延殺死了劉永封的魯郡太守,逼得彭城(今江蘇徐州)、扶陽(在今安徽蕭縣西南)、杼秋(在今安徽蕭縣黃口鎮)、蕭縣等地望風迎降。接着又攻破劉永佔據的沛郡,同樣斬殺沛郡太守。
聽到這些地名,讀者大大應該知道,這裏可是劉邦劉老三“威加海內兮回故鄉”的枌榆社所在地,也就是劉邦的故里。同樣是劉老三的劉秀,終於可以囂張地昭告天下“我劉老三又回來了!”劉永居然敢佔據老祖宗的故鄉,這對劉秀來説,絕對是政治不正確。蓋延收回了老祖宗的故里,絕對是奇功一件。
見蓋延打得如此有聲有色,劉永的部下急了,蘇茂、佼強和周建等人合兵一處,前來攻擊蓋延。蓋延連他們的主子都不怕,還能怕幾個手下嗎?尤其是蘇茂這個人,與延岑一樣,也算是小強一類的常敗將軍,有啥可懼的?
蓋延和其他漢將一起勒兵與蘇茂等人戰於沛西。蓋延大斧虎虎生風,激起漢軍的無邊戰意,蘇茂等人實在Hold不住,只得落荒而逃。部下見主將撂挑子了,也跟着敗退,哪知前方大河橫亙,無處可逃。情急之下,敗軍爭相赴水。漢軍追至,向着水面一陣攢射,結果,敗軍溺死者無數。劉永聽説救兵敗得那就一個乾淨,再也不敢在譙城觀風景了,立刻棄城直奔湖陵(在今山東魚台東南),蘇小強則逃到了廣樂(在今河南虞城西北)。兩漢相爭,勝負已判。
此後,蓋延分軍掃蕩各地,先後蕩平了沛、楚、臨淮諸郡國,將老祖宗的生養之地全部收入囊中。
蓋延雖出身邊鄙武夫,但一點也不粗魯,他深知在這片遍地都是劉姓子孫的地方絲毫造次不得。他親自主持重修了高祖廟,並設立專為高祖廟服務的嗇夫、祝宰、樂師,恢復了對高祖劉邦的廟祀。在這方面,劉永這個高祖的正經子孫做得都不到位,偏偏讓蓋延這個外人做成了,劉秀聞報後欣慰非常,立即下旨表彰。
蓋延忙着搞收買人心的政治秀,百足之蟲死而不僵的劉永卻又祕密聯絡睢陽城中的故舊,準備當一回東漢版的胡漢三,畢竟劉永一系在睢陽紮根多年,樹大根深,看不清形勢的腦殘粉還是有不少的。公元27年,睢陽城在劉永死黨的煽惑下,再次舉起反旗。這些傢伙還鄭重其事地迎回正巡幸湖陵的劉永,準備將對抗進行到底。
蓋延聞訊,立刻結束了政治秀,再率諸將舊地重遊。這次蓋延幾乎複製了上次的破睢戰術。先是將睢陽圍上百日,然後組織部下搶收麥子,逼得劉永的部下在肚子與腦袋間二選一。最終,去年的糧食缺口都沒補齊的劉永實在受不了餓肚子的痛苦,只能再次棄臣民而走。
早就恭候多時的蓋延照例發兵追趕,將劉永好不容易攢起來的一點輜重搶了個精光。一個又窮又衰的皇帝還有個毛忠誠度,很快,劉永被部將殺死的消息傳來,仍留在睢陽餓肚子的劉永之弟劉防立刻舉城投降。
對劉秀正統地位具有較強衝擊力的劉永政權就這樣在蓋延的三板斧下灰飛煙滅了。此戰,蓋延為劉秀政權的“安平”立下了汗馬功勞。

屢敗屢戰鬥強藩

劉永雖然悲催地謝幕了,但其部下散居各地,仍然頑強地生長着。蓋延本着除惡務盡的精神,繼續向劉永的殘部發起攻擊。
蓋延的打擊目標主要是蘇茂和周建這兩個劉永大將。上次敗過一回的蘇、週二將再遇蓋延,完全沒有心理負擔,繼續一敗再敗。蓋延接着又殺向了企圖來救主子的劉永附庸董憲,雙方在張良曾經的封地留縣(在今江蘇沛縣東南)一場混戰,東海王董憲不是對手,也只好學着蘇茂一路敗退。
蓋延和平狄將軍龐萌一起乘勝追擊,第三次擊敗了蘇茂、周建二將,逼得二人無路可逃,只得去東海找難兄難弟董憲入夥。

看到漢軍如此能打,董憲的部下也開始不安份起來。一個叫賁休的傢伙就打算舉蘭陵城降漢。眼見得自己後院着火,作為一方之主的董憲如何受得了,立刻率軍從郯城出發,包圍了蘭陵。賁休忙派人去向駐軍楚地的蓋延求救。

蓋延的軍隊連年征戰,實在有些乏了,再加上身在東海的董憲暫時還不是自己的菜,所以部下們覺得蓋延不會出兵。哪知道蓋延覺得人家賁休心向大漢,如果此時不施援手,萬一讓董憲滅了,有點兒説不過去,就上表劉秀請戰。不想,蓋延助人為樂的活雷鋒行為卻為他惹來了無窮麻煩。

大義在手的劉秀同意蓋延的請求,命他出兵救賁。可是,也不知宣旨官是不是疏忽了,他徑直進入蓋延大營宣佈皇命,完全不理在蓋延隔壁駐軍的龐萌。這下,龐萌不免犯起了嘀咕。

説起來這個龐萌也是個人物,他出自與劉秀兄弟關係較好的綠林軍下江兵,在劉玄稱帝后,他因功受封冀州牧,隸屬於尚書謝恭。他不像謝恭那樣總是防賊似地盯着劉秀,相反還時不時地給劉秀暗送秋波,因此,在謝恭死後,龐萌就順利跳槽到劉秀麾下當了侍中。

劉秀對謙遜和順的龐侍中非常看好,覺得他雖然出身綠林,卻不沾一點綠林習氣,是個值得信任的人。劉秀曾當着羣臣的麪點贊龐萌“可以託六尺之孤,寄百里之命”,儼然將其視為社稷之臣。如今,劉秀任命龐萌擔任平狄將軍,與蓋延一起出擊董憲,卻只給蓋延下詔,不給龐萌發旨,這下龐萌的內心能不起波瀾嗎?他畢竟曾是劉玄派出監控劉秀的大臣,心頭的“原罪”一直未能消解,如今皇帝對自己區別對待,難道不説明問題嗎?越想路越窄的龐萌終於把自己想蒙了,乾脆反他孃的,免得被劉三哥秋後算賬。

當然,龐萌的反叛還需要時間醖釀,一時半會兒還對蓋延構不成威脅。蓋延看着劉秀的聖旨上明明寫着讓其直接進攻郯城,這樣蘭陵之圍可不戰而解。這是一招典型的圍魏救趙,遠在洛陽的劉秀能夠燭照萬里,可見馬上皇帝的軍事稟賦確實過人。

可惜,皇帝的決策再英明,臨陣的軍事指揮也未必能貫徹到位,特別是蓋延這個猛人,喜歡直來直去,大斧見紅,對於如此奇謀妙計,着實玩不轉。他生怕賁休等不到自己的救援,就徑直率軍前往蘭陵救人。

久混江湖的董憲見蓋延所率之軍不多,立刻眼珠一轉計上心來。他先是虛晃一槍,假裝不敵蓋延詐敗而走,蓋延揮軍上前,殺散那些來不及逃走的董憲士卒,催馬入城。董憲則發出江湖告急的雞毛信,將自己的徒子徒孫全部召集在一起,連夜將蘭陵圍了個水泄不通。

正在和賁休拼酒的蓋延這才發現自己被董憲耍了。他圍慣了別人,可不想坐困愁城,立刻趁敵人圍城未固之際,揮動大斧向城外殺去。董憲的士卒雖然拼命阻攔,但漢軍皆是百戰精鋭,又有蓋延這把殺人無數的大斧開道,豈能遂了董憲的意?

好不容易殺出重圍的蓋延終於想起了皇帝的旨意,準備率軍前去攻打郯城。劉秀知道後下旨責備道:“要是原先你去打郯城,倒是可以做到攻其不備。如今,你吃了敗仗,敵軍陰謀得逞,可以從容佈置,郯城就不好打了,蘭陵之圍也更難解了!”劉大仙算得果然不錯。蓋延收攏潰軍,好不容易到了郯城,發現敵人早已森嚴壁壘,任憑蓋延的馬急斧沉,卻也無可奈何!

那邊廂的董憲沒了後顧之憂,全力攻打蘭陵,賁休本就被蓋延的來而復去搞得士氣低落,如何能是老主公的對手,最終城破被殺,再沒機會和蓋延把酒言歡了。

打不下郯城的蓋延聽説蘭陵陷落,真的惱了,就在彭城、郯、邳等城之間,來回奔襲,抽冷子打悶棍,雖然小有斬獲,卻也拿董憲沒辦法。劉秀擔心蓋延有失,幾次下旨訓示,讓他小心為上。急於報仇的蓋延敗而不餒,雖然勇氣可嘉,但終究不能打開局面,全沒了對付劉永時大開大闔的風采。

就在蓋延報仇無門的尷尬之際,那個思想鬥爭了很久的龐萌終於反了,他攻殺劉秀任命的楚郡太守,引着董憲的軍隊找到了蓋延的行蹤,然後就是羣毆蓋延。完全沒有搞清狀況的蓋延登時傻了,自家皇帝逢人就誇的社稷之臣龐萌怎麼會突然和敵人一起出現在自己的身後呢,這仗可怎麼打?萬般無奈之下,一向剽悍的蓋延也只能搶渡泗水逃走,可把這個北方佬折騰壞了。由於擔心敵人追上來,他揮動大斧,將舟楫砍成碎塊,又將浮橋攔腰斬斷,這才擋住了追兵,逃得了性命。

蓋延上書請罪。這次劉秀並沒有申斥蓋延,只是命他召集舊部,休整待命。原來,此時的劉秀正在氣頭上,不過,他不是生蓋延的氣,而是生自己的氣。龐萌的背叛讓他有一種啪啪打臉的感覺,自己無比看好的龐侍中就是這樣當社稷之臣的嗎?難道自己的明君形象秀得還不夠豐滿嗎?自己連殺兄之仇的敵人都饒恕了,為什麼還是不能取信於外表和順的龐萌,這叫自己以後還怎麼夸人?是可忍孰不可忍,堂堂帝王的面子可是無比金貴的,説什麼也要找回來。

於是,劉秀決定御駕親征。他命令大司馬吳漢召集多路漢軍一起會師任城,加上蓋延一起找董憲、龐萌討説法。他還特意帶上下江兵的元老王常,希望他現身説法,能夠在戰場上好好教育一下龐萌。有了三哥的憤然出擊,董憲、龐萌如熒火之光,怎麼能與皓月爭輝?蓋延終於又可以快樂地揮動大斧,砍下那些可惡敵人的首級了。

劉秀帶着蓋延等將先是在桃鄉(在今山東汶上東北)擊破龐萌,然而又進軍昌慮(在今山東滕州東南)打敗董憲。後來,吳漢領兵繼續追擊,上窮碧落下黃泉,最終將董、龐二人的首級送入洛陽。也不知蓋延看到後會做何感想?

犁庭掃閭定隴西

蓋延在與董憲的較量中落了下乘,損兵折將,劉秀雖然很生氣,但想想事出有因,也沒有過於計較,反説他遭遇龐萌突襲,有“不可動之節”,值得褒揚。或許這也是劉三哥的帝王心術,畢竟龐萌的事對他的皇威影響不小,如今樹立一個正面典型,有助於轉移人們的視線。所以蓋延並沒有因為伐董之敗受到重處。

在基本蕩平東方之後,劉秀統一中國的注意力全部轉向了西方。公元30年春,蓋延受命屯兵長安,以備隗囂。四月,劉秀派蓋延與耿弇等七將自隴道伐蜀。隗囂擔心劉秀和他玩假途伐虢的把戲,遂發兵拒漢,劉秀與隴西的戰爭一觸即發。由於隴道艱難,蓋延等將勞而無功。

公元32年春,吸取此前伐隴的教訓,劉秀再度召集重兵,進討隴西。眼見漢軍大兵壓境,隗囂決心負隅頑抗,他逃往西城去裝烏龜。劉秀一面派遣吳漢、岑彭進圍西城,一面命蓋延與耿弇圍攻上邽(在今甘肅天水西南)。這次本可畢其功於一役,奈何公孫述發來了援兵,而且漢軍補給困難、糧食將盡,再加上配屬的郡國兵幫了倒忙,最後只得全軍退走,隴西數郡再度被隗囂奪回。

不過,劉秀並沒有氣餒,而是在第二年,乘隗囂病逝,部將立其少子隗純為主之際,再遣蓋延等將攻取街泉、略陽、清水等地,給了隴西小主一下狠狠的下馬威。見到中原皇帝對隴西如此執着,隴西內部各派勢力迅速分化瓦解,形勢越發對漢有利。

公元34年八月,耿弇、寇恂攻破了高平第一城。兩個月後,來歙、蓋延攻破落門聚(今甘肅武山),隗純率眾投降。至此,歷時四年苦戰,漢軍終於平定了隴西。當年冬天,此前站隊隗囂的先零諸羌企圖乘漢軍立足未穩之際侵擾隴西,來歙與蓋延將帥一心,共同進擊,一戰就斬殺羌人數千人,給了這些桀驁不馴的傢伙一次印象深刻的教訓。此後,二人又開倉賑饑,讓苦戰經年的隴西百姓終於過上了一個平安無戰的祥和之年。

公元35年,來歙與蓋延再接再厲,在河池(今甘肅徽縣)、下辨(在今甘肅成縣西北)等地進攻投降公孫述的隗氏舊部王元等人,先後攻破城池,大有一鼓而進蜀中之勢。蜀人非常害怕,於是派刺客刺殺了來歙。

來歙的母親是劉秀的姑祖,按輩份説,劉秀得管來歙叫表叔。不過來歙能夠成功,可不是隻靠着和劉秀沾親得到的。來歙從小就與劉秀很熟,還一起到長安求學。來歙曾在更始帝手下當過小吏,説服自己的妹夫、漢中王劉嘉一起投降劉秀。説起劉嘉,也不是外人,他是劉秀的族兄,從小由劉秀的叔叔劉良養大,與劉秀兄弟關係較好,不過當上漢中王后不免有了些不切實際的想法,幸好讓大舅子來歙給説破了,才沒有走上歧途。

劉秀深知來歙之才,見來歙勸劉嘉歸漢,立即脱下身上衣服給表叔披上。來歙在劉秀平定隴右的戰爭中居功至偉,當劉秀聽説來歙遇刺立刻淚流滿面,此後還身穿孝服親臨弔喪,皇帝給臣子戴孝,這是莫大的榮譽。此後,他下令將汝南郡當鄉縣更名徵羌國,以彰顯其功。

來歙在遇刺後並沒有慌亂,他命人嚴守軍寨,同時緊急召見蓋延。當蓋延見到重傷的來歙後,不禁大駭,隨即伏地痛哭,不能仰視。見到人高馬大的蓋延這個樣子,來歙急了,他斥責道:“你怎麼能這樣呢?我被刺客所傷,恐怕不能繼續報國了,所以才叫你來託付後事,你怎麼能學小兒女啼哭呢?刺客的刀雖仍在我身,我就不能用它再殺了你嗎?”蓋延見過狠的,沒見過這麼狠的,都傷成這樣了,還如此果厲,他真是服了,這個文士打扮的主將愣是要得!

想到這兒,蓋延忙止住悲聲,仔細聽來歙安排後事。來歙叮囑完蓋延,又給皇帝表侄寫遺表:“臣深夜被刺,不敢痛惜自己,只是後悔沒有盡到職責,讓朝廷蒙羞。治理國家當以用賢為本,太中大夫段襄正直剛強,可以重用,望陛下明察。臣之兄弟不賢,不足以當大事,望陛下能夠時常教誨!”寫完,他丟下筆,拔出刀來,氣絕而亡。

蓋延見狀,趕忙深施一禮,然後轉過身去猛地擦乾眼淚,這才大聲按照來歙的臨終囑咐,有條不紊地安排軍中諸務。

不久,蓋延身體抱恙,不得不率軍回撤。劉秀下旨任命其為左馮翊,一面養病,一面藉着虎牙將軍的餘威繼續盯着西北邊防。到了公元37年,劉秀再次為功臣們加薪,蓋延的封邑增至萬户。兩年後,蓋延病逝於左馮翊任上,一代猛將就此謝幕。

蓋延在蓋氏宗族中享有崇高的地位,與唐朝的蓋文達(貞觀初年的瀛洲十八學士之一,曾任貞觀朝諫議大夫)分別是文武兩方面成就最高的代表人物,在蓋姓宗祠通用聯中,就有這樣一副:威重虎牙,肖玉容於雲閣;文蜚風采,列金馬於瀛洲,説得就是這一武一文的兩蓋(gě),確實不是蓋(gài)的。

END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