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拾史事 / 待分類 / 第十三章:倭寇挑釁 迭次絕交

分享

   

【熱購集運】第十三章:倭寇挑釁 迭次絕交

2021-04-09  時拾史事

|每週五更新/廉克飛(撰文)|

聶士成抵達全州之後已經是七月十日,然後他發佈告示,告示的基本意思是希望全州百姓奉法守公,各安生業,同享太平之福。隨後,聶士成便回到牙山向葉志超報告全州事件已經全部處理完畢,建議撤隊回國。全州平復,撤隊回國按説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可是葉志超以及李鴻章在此事上卻一直踟躕無措,此事説來話長,我們必須把時間退回到六月份重新來回看這件事。
其實從東學黨起義軍勝利還在發展之時,日本方面,特別是擴張主義者趁機大造輿論,促使政府出兵。外務大臣陸奧宗光也認為此時是日本在朝鮮擴充勢力的千載良機。可是從外交角度出發,“師出必須有名,名不正則言不順,”因此,陸奧宗光希望清政府出兵之後,日本伺機行事,獨霸朝鮮。掌握軍事大權的參謀長尤為積極,他派人蒐集朝鮮國內情報,祕密進行戰爭動員。

陸奧宗光

當日本得知朝鮮政府已經請求清政府派遣援兵時,日本政府欣喜若狂。當時的日本首相是伊藤博文,此時此刻他正陷於危機之中,伊藤博文所面對的問題是,要麼他和他的內閣全都辭職,要麼解散議會;二者必居其一。而且,他本人已經決意採取後一種手段。
可是這突如其來的朝鮮動盪不僅使政府排除上述兩種手段有了可能,而且提供了把國內矛盾轉向國外的絕好時機。因此,內閣成員莫不同意出兵朝鮮的計劃與主張。於是,伊藤立即派人召集內閣成員召開會議,對出兵朝鮮問題作出了祕密決議。伊藤隨即攜帶此項祕密決議進宮,上奏於明治天皇,得到了裁可。
當天夜裏,日本方面就做出了決議:日本出兵,必然要與清兵發生對抗。中國所派軍隊當不至於超過五千人,而日本要居於必勝地位,需要六千至七千兵力,如果中國進一步增加兵力,日本也要增派一個師團。因此,應作派出一個師團的準備,而首先派出一個獨立混成旅團。
日本明治維新以後,日軍全面學習西方特別是參照舊德國陸軍,別出心裁地構建了分隊、小隊、中隊、大隊、聯隊、旅團、師團的編制體系,師團是日本最基本的戰術兵團,在甲午戰爭之前,日本共建立有12個師團,每個師團約有1.2萬人,但是後來隨着戰事的變化,又多次改動,有的擴大,有的縮小,分為甲乙丙丁四種級別。獨立混成旅團是日軍的一種旅團編制,不隸屬於某個師團,執行獨立的戰鬥戰役任務,配屬了騎兵、炮兵、工兵等各種單位,配備輕便步兵武器,為戰術單位,便於山地作戰。
明治天皇不久就批准向朝鮮派出一個混成旅,並且下達了擴充兵源的旨令。十幾天之後,混成旅團先頭部隊到達仁川,此時,漢城非常平靜,日本突派大軍壓境,頗引人注目。各國駐漢城公使對日本的舉動無不吃驚,而且持有異議。在這種外交的壓力下,日本駐朝鮮大使大鳥圭介才主動同袁世凱商談雙方撤軍問題。幾天之後談判進入實質性階段,即就分批撤軍的問題取得了一致的意見,只差雙方互換公文了。
但是,這都是假象,一切都是假象。事實上早在兩天前,大鳥圭介已經接到了陸奧宗光的電令,不僅反對從朝鮮撤軍,而且明確指出“關於對朝鮮將來之政策,日本政府不得已要採取強硬之處置。”
撤軍談判進行到第五天,日本拋出了一個解決朝鮮內政的方案,那就是由中日共同改革朝鮮內政,日本之提出此案,是想既把清軍拖在朝鮮,又使日軍賴在朝鮮不走,以達到進一步挑釁的目的。
在此階段中,李鴻章和總理衙門皆據理駁斥日方提案。李鴻章認為中國與日本都不能干涉韓國內政,而應該由韓國自行清釐,總理衙門也告誡日本:元“朝鮮有其自主之權,不得對其內政濫加干涉。”在談判中通過鬥爭來保全和局,堅持了原則立場,這無疑是正確的。但是,對於日本決心挑起戰爭這一點,李鴻章並無充分的估計。他不是加強戰備以保全和局,而是用綏靖手段以求和局,結果只能是適得其反。
李鴻章在已覺察日本懷有“侵奪之謀的情況下”,不作軍事上的充分準備,以立於不敗之地,而想依靠外交上的折衝尊俎來保全和局,當然只能是一種幻想。到六月二十二日,日本政府發出第一次絕交書,強硬地表示:設與貴政府所見相違,我斷不能撤現駐朝鮮之兵。
在朝鮮,袁世凱與大鳥圭介的交涉已告終止,而在遙遠的首都北京,總理衙門與另一位日本大使小村壽太郎的談判表面上還在進行。他們之間一共進行了兩次會談,在這兩次會談中,中國方面都以避免他國出兵為詞,強調兩國撤兵的必要性。而日本方面需要的只是挑釁的口實,不是用道理可以使其轉變立場的,其結果也就不難預期了。
到七月十四日,日本駐北京臨時代理公使小村壽太郎送來了日本政府的照會,這就是陸奧宗光的所謂“第二次絕交書”。其中,不僅斷然拒絕了中國提出的雙方共同撤兵的正當要求,還倒打一耙,預將挑起戰端的罪責推給中國。
其實在談判過程中,駐紮在朝鮮的聶士成就曾經發來一封電文,電文的中心意思是主張實行退卻。
這位被日人譽為“計劃戰略常以勇敢”見稱的將領,為什麼主張退卻呢?這就是因為兵無常勢,而要逐步地在軍事上變被動為主動,只有採取兵法所説的“避實就虛之計”。這其實是一種積極的戰略退卻。在軍事上已失先著的情況下,應該説實行戰略退卻是唯一切實可行的辦法。如果聶士成的意見被採納,則中國不僅在軍事上可改變不利的處境,而且在政治及外交方面也將居於主動的地位。對於日本發動侵略戰爭的計劃來説,必然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可是李鴻章未能當機立斷,再一次失去撤軍的大好時機。既不加強戰備,從軍事上爭取主動,又不能及時撤軍,從政治上爭取主動,只能一味遷延不決,越來越陷入被動。
如果中國軍隊一且撒離朝境,那麼,日本不僅在外交上更加孤立,而且想把清軍拖住的陰謀必然破產,其精心策劃的所謂共同改革朝鮮內政方針提不出來了。當然日本儘管還會玩弄各種花招,但要想依賴於挑起釁端則勢所難能了。
就在七月十四日,日本遞交了“第二次絕交書之後”,光緒下旨,一面讓駐紮在牙山的葉志超選擇有利地形,以赴戎機。另一面,命令李鴻章抓緊籌備戰事,並且要派兵奔赴朝鮮支援接應葉志超部。
李鴻章接到聖旨之後,仍然還是相信所謂的“萬國公例”,他告誡葉志超,日本雖然竭力預備戰守,但是我們不先和他們開戰,相信他們肯定不能先動手,這是萬國公例,誰先開戰,誰就理虧。所以,派遣少量部隊支援只是擺擺樣子。正是基於這種思想,李鴻章派遣增援牙山的兵力只有兩千人,恐怕海路危險,李鴻章租用了外國三艘商船,這三艘商船的分別是愛仁號、飛鯨號、高升號,三艘商船把士兵分批運到牙山。
運兵商船高升號
當三艘商船載兵赴朝之際,其實日本軍方早已經得到消息,高升號起碇當天,日本政府走向戰爭行動的時間表已經準確地制訂出來了,停泊在港口的日本聯合艦隊,只等大本營一聲令下,便可以向北洋艦隊的實行攻擊了,中日之間的第一次海戰即將拉開帷幕,平靜的黃海即將迎來一場硝煙瀰漫的戰爭,這場戰爭直接影響了兩國的國運進程,一盛一衰,一強一弱,百年國運,由此而始。

待續…
END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