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拾史事 / 待分類 / 大宋朋友圈 | 進京趕考,順路殺個人不過分...

分享

   

【熱購集運】大宋朋友圈 | 進京趕考,順路殺個人不過分吧

2021-04-06  時拾史事

四八二

匆匆那年,張詠別過陳摶老師,從華山上下來準備到開封再次參加高考,這一次他不但有了必勝的信心,還自覺把自己的行為納入到規則和潛規則的條條框框中。因為想通了,所以心情愉快步履輕盈,每一步都踏在點上:人生啊茫茫啊,海草海草,隨風飄搖。
日落西山,張詠來到西安,投宿在一家龍門客棧的分店。喝一點小酒,吃一碗羊肉泡饃,張詠很快就進入夢鄉。夢裏他被一陣陣壓抑的哭聲驚醒,仔細聽哭聲是從與客棧一牆之隔的鄰家傳來,張詠翻個身卻被哭聲攪擾得怎麼都無法繼續入睡。他索性披衣循着哭聲來到鄰家大門前,用力叩開大門,準備放狠話責備人家大半夜擾人清夢。
只見一家子圍着一盞油燈,女的嚶嚶哭得的悲切,男人長吁短語。張詠説大半夜你們嚎什麼喪,有什麼事情不能等明天再説?主人連忙道歉説打擾壯士了,我勸勸她們別再哭了,你回去睡吧。誰知主人話音未落,女的哭聲更大了,一邊哭一邊説:我怕來不及,或許我們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張詠説什麼大不了的事兒,這麼嚴重?
主人嘆了一口氣:她們説的都是真的,我們是真的沒有活路了。張詠給了主人一個耳朵,願聞其詳。主人説都怪我不好,把單位用來買辦公用品的錢買了基金,結果那些基金從我入手一路唱着綠島小夜曲,綠到現在。因為心裏沒譜,不知道這兩個基金啥時候才能飄紅回本,就在上下班路上和家裏一個僕人説了。誰知道知人知面不知心。誰知道説者無意,惡僕有心。誰知道防人之心不可無,而那惡僕偏偏存了惡意。竟然提出要娶我們家大姑娘做娘子,不然就把我用公款買基金的事告發了。
為了一家老小,我也勸大姑娘從了,可這孩子是個烈性子,説她寧願死也不能嫁給這樣的惡人。明天是那廝給我的最後期限,如果我們不答應他的條件,那廝就要到我們單位把挪用公款的事抖露出來了。我們還有什麼顏面活下去?主人説着流下兩行絕望的淚水。張詠瞧了瞧這一家子,丟了一句話:你們都洗洗睡吧。明天的事兒明天自有辦法。
天亮了,張詠吃過早飯來到鄰家,不一會,那個僕人出來了。張詠上前拽住他説:我和你家主人説了,今天僱你一天,歸我使用。僕人剛想反抗,張詠拽着他的那隻手暗暗發力,那是藏着殺機的劍客之手,僕人心知不是對手,不敢用強掙扎。只好牽上馬,小心奉承着張詠走進一座大山。
張詠帶着僕人把馬拴在山腳下一棵樹上,然後爬到山頂,走到懸崖邊,面對蒼茫的羣山對僕人説:你看多麼藍的天,多麼青翠的山谷。張詠一邊説,一邊把惡僕堵在懸崖邊説:聽説你家主人用單位的錢買基金,可有此事?
惡僕看着張詠,丈二金剛摸不着頭腦,他是真的猜不透張詠的葫蘆裏賣的是什麼藥。但不祥的預感讓他脊背陣陣發冷。
張詠説你身為人家的僕人,卻不恪守職業道德,既不忠誠,又沒有責任心,主人做的不對,你應該提醒他基金有風險,投資要謹慎。可是你卻以他挪用公款為把柄,乘人之危趁火打劫,把一家人逼到絕境。就你那樣,癩蛤蟆還想吃天鵝肉,強娶人家的大女兒。有木有?
幹你何事?僕人小聲嘀咕,想不通這件事和眼前這個人有什麼關係。
張詠步步緊逼,把惡僕一步步逼到懸崖的邊緣,猛然從腰間抽出一把寒光閃閃的短劍,劍光一閃,惡僕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接着一聲慘叫墜下懸崖。
張詠探頭望着深不見底的山谷心中想起一首歌: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貪心不足蛇吞象啊。
張詠回到長安,對那家主人説你家僕人説他不回來了,以後都不回來了。你吃一塹長一智,別再做傻事了,莫伸手,伸手必被捉,想辦法把虧空補上,好生過日子吧。

四八三

還有一件事,分分鐘開眼界,能證明張詠的劍術有多厲害。張詠有個鄰居是個隱士,一來二去兩個人有了交往,張詠經常登門和隱士談經論道,焚香點茶,彈琴插花,有時候也説一點八卦。
隱士家院裏東牆長了一棵老棗樹,老棗樹多刺橫生許多枝杈,對張詠十分不友好,旁逸斜出的樹枝總是在張詠經過時,不是掛住了他的帽子,就是掛花他的衣服,張詠怒不可遏,指着棗樹對隱士説:它欺負我,我要給他點顏色,你不要心疼。隱士説好吧。説也遲,那時快,張詠從懷裏拔出短劍,手起劍落,一棵棗樹成了兩棵棗樹。隱士説好身手,這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張詠説一般人我不告訴他。
惹事精的眼睛看啥啥不順。張詠走在鄉間的小路上,暮歸的老牛以及一個騎驢的人迎面而來。騎驢的人大專畢業會寫詩的樣子,一邊走一邊唱:藍天配多夕陽在身旁,哦哦哦,他們唱。張詠看他忘乎所以貌似陶醉的樣子怒從心頭起,他朝着那頭驢子猛跑過去。驢背上的大專畢業生馬上止住歌聲,抓緊繮繩靠右停步,等着張詠先過。這一停,張詠心中的怒氣也停了下來。
張詠大聲向驢背身上的人問好,那人跳下驢揹回禮。聊了一會,大有越聊越有料的意思,對方叫王元之,是張詠以後的同事。張詠問你剛才為什麼站在那裏給我讓路?王元之説我看你器qi宇shi軒xiong昂xiong,一定不是凡hao人,所以等在路邊,讓你先走。
張詠説我一開始也是看不慣你酸文假醋的樣子,詩人我見的多了,他們還有一個名字叫回車鍵小能手。我就想給你點難堪。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走,喝酒去。
兩個人手拉着手 肩並着肩來到一個小酒館,喝過酒又開了一個房間,圍着一個小火爐,説了一夜的話。
太陽剛從山那邊爬上來,王元之和張詠一個走上陽關道,一個又要去幹殺人的勾當了。

參考資料:《宋人軼事彙編》丁傳靖 中華書局

上一篇:大宋朋友圈 | 世界紙幣之父,大宋鄰家孩

END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